厦语片成为学者研究对象

谢燕燕 报道, <在香港摄制但从不在当地放映厦语片成为学者研究对象>,

联合早报 新加坡新闻 09/11/2009

专题报道 

国大中文系副教授容世诚指出,不管从电影史、东南亚历史又或者从新加坡的角度看,厦语片都很值得研究,因为这些影片是专为本地市场制作,而更关键的一个原因,是当年的厦语片皇后庄雪芳是新加坡人。

   老一辈国人的共同记忆里,有着200多部于上个世纪五、六十年代风靡一时的”厦语片”。这些在本地放映过的黑白片,有些曾注入本地资金,并由土生土长的”厦语片皇后”庄雪芳主演。

  那是黑白电影红火的岁月,人们的唯一娱乐消遣,便是挤在市区电影院,或郊区露天戏院看电影。当时经常出现长长人龙,黄牛党因此趁机分一杯羹。

  这批被电影史忽略的”厦语片”,最近引起本地学者的兴趣,开始研究形成”厦语片”的独特时代背景,以及”厦语片”的制作与传播模式。

  厦语片的独特之处,是电影在香港摄制,人才来自上海、香港,甚至新加坡,资金来自菲律宾、新加坡等东南亚地区,最不可思议的地方,是电影拍完后,从不在香港或中国放映,而是直接到新加坡、马来亚联邦、菲律宾和台湾上映。   国大中文系副教授容世诚上个月底在国家图书馆的文化沙笼主讲《外行人看厦语片》时,指出厦语片的上述特点。

  讲座是新加坡亚洲研究学会配合新书《东南亚与中国—连接、疏远、定位》的发布会而举行。

  容世诚指出,不管从电影史,东南亚历史,又或者从新加坡的角度看,厦语片都很值得研究,因为这些影片是专为本地市场制作,而更关键的一个原因,是当年的厦语片皇后庄雪芳是新加坡人。

  庄雪芳当年不仅担任多部厦语片女主角,还自组电影公司,直接投资拍片,为新加坡电影史写上很重要的一笔。

   讲座当天,庄雪芳也在场。在场听众知道她是阔别银幕快要40年的庄雪芳,纷纷拿出相机或手机,拍下庄姐芳影。

  容世诚自谦为”外行人”,是因为他来自香港,不懂闽南话,也从未看过一部厦语片。他专门研究粤剧和潮剧,后来发现了”厦语片”,认为很有研究价值。

   厦语片的研究,始于香港电影资料馆的余慕云。他曾花不少时间在本地收集厦语片,也因此认识了容世诚。余慕云有一回在克拉码头旧货档找资料时晕倒,回香港后不久便逝世。

  后经容世诚介绍,才让专门收集潮剧资料的本地教师苏章恺(26岁),接手厦语片的研究工作。苏章恺为香港电影资料馆所进行的这项工作,目前已告一段落。   据容世诚所掌握的资料,五六十年代数量超过600部的方言电影中,厦语片占了三分之一,剩余是香港制作的潮剧和潮语片,以及台湾制作的台语片。

  五六十年代所摄制的200多部厦语片,其身份相当独特。容博士认为其独特之处,有下述几点:

   ●厦语片以中国闽南话为主要语言,却因当时的政治环境,绝少在中国境内放映,当中的例外是光艺公司所拍的《桃花泣血记》。

  ●厦语片从1947年起,开始在香港的制片厂拍摄和制作,可是却极少在香港放映,大概是香港人以广东话为主。

  ●厦语片在中国境外,有独特的跨区域生产和发行网络,在香港摄制后发到菲律宾、新马等地上映,也到台湾上映。 

 ●人才、技术和资金同样是跨地域流动,体现中国以外闽南族群的移民、文化和商业网络。

  ●中国电影史关于厦语片部分的论述,几乎一片空白。

  容博士说,当代电影理论应如何理解、定位这批生产于五六十年代,却从未在中国放映的方言电影,耐人寻味。这些电影究竟应该被界定为”国族电影”、”跨国电影”、”离散电影”,还是”华调电影”,值得深思。

   厦语片会出现上述独特身份,很大的因素是当时的亚洲地缘政治。中国1949年解放,不久又发生韩战,让世界陷入”冷战”中。

   中国解放后,上海电影业南迁到香港,香港出现大小七个片厂,包括李祖永、张善琨等人所创立的永华电影公司,其他的还有”大观”、”华达”等。

  韩战后的冷战,给香港电影行业带来新困境,电影的传播与流通,面对禁运和审查问题,制片商得决定市场取舍问题。容博士认为,当时的厦语片商,在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情况下,选择了”南洋”之鱼。

  丁兰、黄英主演的厦语片《桃花江》,便生动地反映了厦语片的处境。故事发生在福州与厦门之间一个依靠务农和南洋汇款的村庄。

   故事里的英哥(黄英)和丁兰,都有亲属在南洋或马尼拉。影片里的丽姐(丽明)从香港返乡,带来代表现代文明的”留声机”,丽姐当时正准备到台湾升学。

另一名厦语片红星是小娟   

        这时陈导演从香港到桃花乡招考演员,遇到阻力,后来”土匪”叛乱(隐喻政权变易),全村人逃到香港,结果丁兰在香港当起电影演员,并因《桃花江》一片轰动南洋和台湾。

   厦语片女星中,最早入行的是”厦门小姐”鹭红。容博士说,1947年,菲律宾商人伍鸿卜、戴佑敏在香港组新光电影公司,专拍厦语片,聘鹭红和白云拍《相逢恨晚》,接着由鹭红与黄英拍《破镜重圆》,片子在1948至1949年在新加坡上映。   另一名大家熟悉的厦语片女星是小娟,她正是后来因黄梅戏《梁祝》红遍星港台的凌波。小娟从1955年开始拍厦语片《儿女情深》,十年时间拍了大约80部厦语片。

  本地土生土长的”厦语片皇后”庄雪芳,是从歌台走入摄影棚。她在1957年应邵氏之邀拍《神秘女郎》,初登银幕。

  1958年开始拍厦语片,第一部是《天涯歌女》,同一部片子在台湾上映时,易名为《歌女白兰花》。

   庄雪芳还记得那是一部讲穷家女因父生病,到酒家唱歌陪酒的故事。庄姐已记不清自己前后拍过多少部电影,但可以肯定至少有38部,包括国语片。

  当时的厦语片都是黑白电影,庄姐解释说,厦语片成本很低,拍不起彩色电影。早期的彩色片,要送到日本冲洗,成本太高。庄姐息影前最轰动的一部国语片是《龙山寺之恋》。

  庄姐是在1959年创立”庄氏影业公司”,1965年随片四处登台,1971年退出影坛,回新加坡结婚定居。

   问起”庄氏影业公司”的厦语片拷贝,庄姐表示都没留下,猜想都被烧掉了。   她说,当时的拷贝都是寄放在仓库里,没有很好的保存设备,收藏到一定年限,没领回便烧毁。

  厦语片的颠峰时期是1959至1961年,大约50%的厦语片是在这个时候摄制的。

  庄姐记得她当时一天可以赶三场戏,白天拍外景,下午进片厂拍到半夜,凌晨2时再进片厂,拍到天亮。最忙的时候,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觉,一回到家,妆都没卸便睡着。睡着后,女佣才帮她卸妆。

  根据她的回忆,当时的厦语片,完全不在香港上映,新马才是主要市场,一定会到这里上映。大部分厦语片也会到台湾和马尼拉上映,马尼拉只有一家戏院,比较局限。至于泰国,很多厦语片是配上泰语后上映。

   虽然有些厦语片如《番婆弄》以新马为背景,但她记得从未到新马取景拍摄,因为当时太忙。

  不过,苏章恺说,一些以新马为题材的厦语片,例如小绢所主演的《新加坡小姐》、上官流云的《马来亚之恋》、改编自关新艺原著的《泪洒树柅山》(树胶山),都曾在本地取景。

  苏章恺也补充说,庄姐所拍的厦语片,目前还能在香港电影资料馆看到的,只有《番婆弄》和《双喜临门》,另外还有新麒麟闽剧团当年所拍摄的《醉打金枝》,目前还能看到的厦语片,只剩20部左右。

   庄雪芳记得当年拍厦语片的导演,很多都不是福建人,但片厂会有一名副导演,专门负责统一演员的福建腔,并以厦门话为标准。

   作为厦语片皇后,庄雪芳经常往返于新港台和菲律宾之间。在很少人有机会坐飞机的年代,她却是坐飞机坐到怕。她记得每次上飞机,第一件事便是找纸袋,怕遇到气流时呕吐。

 “无片可看”和资料缺乏使研究工作增加困难

  容世诚说,目前研究厦语片的最大困难是”无片可看”和资料缺乏。他呼吁那些拥有厦语片资料,包括旧剧照、电影原声唱片、报章广告、影评、电影杂志、宣传单张、电影小说和歌书等,如果不想再收藏,可考虑捐给国家图书馆、历史博物馆或国大中文图书馆。

  白言和蔡文玄曾捐了一些珍贵的旧资料,当中包括一些旧电影剧本给国大中文图书馆,这些已成为学生做研究时的珍贵原材料。

发表评论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